河南十一选五
設為首頁 / 加入收藏
     首    頁    人大概覽    要聞動態    監督在線    選舉任免    黨建園地    工作研究    一府兩院    自身建設    陽泉新貌    人大信箱
首頁 > 文苑薈萃 > 人大文學
 
  
尊 嚴

尊    嚴

尹小斌

李陽生和鎮長的對峙讓牛桃花充滿不祥的預感。

“你以為你是誰?”牛桃花勸著勸著就哭起來,“你倒是天不怕地不怕,萬一有個三長兩短,你讓我和甘兒咋活?”

“好端端的一個村子讓人糟蹋成這樣,亮堂堂的一個村子變得烏煙瘴氣,任由他們胡來,全村人咋活?”李陽生嘴里“撲撲”吹著氣,他感覺自己的肺就要炸了。

“用你充大頭,打先鋒?村里沒書記還是沒主任?人家能住咱為啥就不能住,人家能活咱也能活。”牛桃花端著一碗涼水往丈夫手里塞,“漱漱口,當啞巴,看見就當沒看見,安安穩穩過咱的日子。”

“我不想安穩?看看這碗水,像從煤窯里舀起來的;看看我這嘴,出去走了一遭,滿嘴沙子。”李陽生接過碗,咕嚕咕嚕漱口。

吃過早飯,李陽生就把自己關在西屋里寫呀寫。牛桃花咚咚敲了半天門,李陽生就是不理她。

太陽像一個黃色的圓盤,懸在塵土彌漫的空中。

在震耳欲聾的各種機械的嚎叫聲中,牛桃花仍能清晰地聽見自家房屋窗玻璃在格格作響。

“啥時是個頭呀!”牛桃花拍拍身上的塵土,開始擔心起在學校上學的兒子來。

村小學雖然在村子的緊東頭,離村西頭鏟山挖煤的地方比較遠,但牛桃花確切地知道孩子們根本沒法兒上課。她去學校看過,滿院子跑著灰頭土臉的孩子。有個年輕的外地女老師鉆在辦公室不敢出來,怕不知啥時煤屑子會從天而降,把剛洗過的頭發和漂亮的衣服弄臟。小學校長拎著一把大掃帚把一些黑面子掃成堆,他苦笑著對牛桃花說:“這倒好,今年冬天不愁沒煤燒了。”

牛桃花仔細察看了兒子小甘上課的教室,墻上的每一道裂縫都讓她心驚肉跳。

“是該有人管管了。”牛桃花當時也這樣想。

有人站出來管了,這個人就是牛桃花的丈夫,縣人大代表李陽生。

李陽生多次拿著代表證去鎮里反映情況。

接待他的鎮長總是很忙,總是說:“給我點時間。你不要以為當鎮長和你當代表一樣,開開會、舉舉手、動動嘴皮子就履行職責了。”

“你咋這樣想我們人大代表?我們肩負的使命并不比你們當官主政的輕,我們代表人民監督你們,我們是有尊嚴的。”李陽生不允許別人輕視自己的代表身份。

“你有你的尊嚴,我也要我的尊嚴。”鎮長說,“鎮長的尊嚴難道比不上一個代表的尊嚴?”

“如果真心實意為人民服務,為老百姓利益鼓與呼,鎮長的尊嚴和代表的尊嚴是一樣的。”李陽生毫不示弱。“這是我寫的關于我們村問題的專題調研報告。”李陽生把一沓稿紙放在辦公桌上,推到鎮長眼皮底下,說:“希望能引起你們鎮領導的充分重視。”

每次都是這樣不歡而散。

牛桃花得知丈夫又去找鎮長,不安地向丈夫詢問著鎮長的態度和反應。聽完丈夫的講述,牛桃花仿佛看到鎮長一臉惱怒的樣子。

“不會有事吧?”牛桃花擔心地問丈夫。

“有啥事?他不管我就找縣長。”李陽生說,“我是縣人大代表,我有這個權利。”

“興得你不行。”牛桃花恨丈夫不為這個家考慮,“惹急了,人家會報復你。”

“這事倒聽說過,不過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”李陽生笑著說,“我相信鎮長不會做傻事。”

“哼,鎮長不會別人也不會嗎?你不是說鎮長答應要管嗎?你見好就收吧,讓我們娘兒倆過兩天安穩日子。”牛桃花擔心自己的預感會被某些不明身份的人變成現實。

“你放心。我不會有事的。”李陽生拍拍妻子的肩膀,說:“快做飯去,我餓了。”

話音剛落,門外噼里啪啦一陣亂響,好像什么東西從房檐上掉了下來。

牛桃花和李陽生沖到院子里,原來是門頂上的水泥墻皮被震掉了一大塊,虛驚一場。

牛桃花和丈夫回到屋里。她對丈夫說:

“你先睡會兒,飯做好了我叫你。”

“我倒是想睡,能睡得著嗎?”

李陽生用手指著屋外,沖牛桃花吼道。

牛桃花把丈夫摁在椅子上,沖好紅糖水,端來泡腳水。她進了廚房,一邊等兒子小甘放學回家,一邊剁白菜準備吃餃子。

“陽生哥,在家嗎?”

院子里進來兩個人,一個是村主任,一個是外地人。

李陽生早從窗戶里看見這兩個人了。他雙腳泡在洗臉盆里,一動不動。

“在家呢,陽生哥,李老板看你來了。”村主任和外地人長驅直入。

“找我有事?”李陽生啜了一口紅糖水,懶洋洋地抬眼問道。

“李老板想來看看你,這是李老板的一點心意。”村主任把兩條煙兩瓶酒放到李陽生面前的桌子上。

“拿回去,這么貴重的禮品,我不敢收。”李陽生把那些東西推開,看了看村主任,又看了看外地人。“你們不會只是為了來看我吧?”

“李代表真是爽快人,俺就不拐彎抹角了。兄弟在外掙個錢不容易,還望李代表您高抬貴手,放兄弟一馬。”李老板一嘴外地口音。

“李老板,我還要求你放我們村五百多口人一馬呢,不要只顧自己掙錢,不管別人死活。”李陽生冷冷地說。

“陽生哥,不要耍你那倔脾氣,李老板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。”村主任在旁狐假虎威。

“話不投機半句多,拿上你們的東西,快走。”李陽生一推,差點把東西從桌子上推下去。

牛桃花從廚房里出來,走到桌邊,拿起那些東西,轉身塞到村主任手里。對他說:“你陽生哥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們走吧。”

李老板從褲兜里掏出一個信封,遞給村主任。村主任接過信封又遞給牛桃花。

“這是啥?”牛桃花問。

“兩萬塊”村主任說,“你看陽生哥滿意不

“不滿意,李代表你開個價,俺決不還價。”李老板口氣蠻大。

“滾。”李陽生赤腳站在地上,伸手搶過牛桃花捏在手上的信封,扔到村主任腳下。

村主任撿起裝錢的信封,拎著煙和酒,罵罵咧咧地和李老板走了。

前腳人剛走,后腳人又來。

這回是村里的兩個村民代表來找李陽生。

“陽生哥,還是沒信兒啊?”一個留著毛寸頭的小伙子一進屋就喊。

李陽生對小伙子搖了搖頭。

“實在不行,咱就組織大伙上訪吧。”一個鬢發斑白的中年人說,“這次你不會反對了吧?”

“組織誰上訪?侉子都給分了錢,一家一萬,全買哄住了。”“毛寸頭”說。

“我高估自己了。”李陽生嘆口氣說,“枉為人大代表啊。”

“民意啥時能都斗過權力”中年人說,“人大代表也就開人代會時管用。”

“只要共產黨坐天下,民意就是最終的勝利者。”李陽生說:“開人代會我是代表,不開人代會我也是代表,我唯一擔心的是自己代表不了民意。”

“我信任你,陽生哥,我們一家人都信任你。”“毛寸頭”說。

“不信任你,我就不來找你。”中年人說,“當時你不讓大家集體上訪,是為政府考慮,你三番五次跑鎮里,是為咱村人考慮,代表當到你這份兒上,上對得起政府,下對得起百姓,夠意思了。”

“可問題沒有解決,我勞而無功啊!”李陽生自責不已。

“爸爸,”兒子小甘從院子里呼嘯著跑進屋里,“我們學校有間教室塌了。”

“什么?砸著人沒有?”李陽生大著腦袋問。

“沒有,”兒子輕描淡寫,“校長剛好讓他們出去掃院子。”

屋子里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半個月后,全縣打擊私挖亂采動員大會在縣人民劇院隆重召開,縣電視臺做了直播。縣長在講話中,提到了人大代表李陽生。縣長說李陽生是稱職的人大代表,他時刻牢記一個人大代表的使命。而我們有些政府部門,有些政府部門的一把手,卻忘記了自己的使命,對人大代表的監督不屑一顧,忘記了自己手中的權力是怎樣來的,這是對人民的背叛,是在公然挑戰我國基本政治制度的尊嚴,是堅決不允許的。

李陽生應邀參加了大會,縣長的講話讓他很激動,同時也讓他更加清醒。

牛桃花打電話告訴丈夫全村人都在收看電視直播,李陽生眼睛濕潤了,他在心里默默地說:我終于對你們有個交待了。


本站由陽泉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主辦 陽泉人大網站編輯部承辦 聯系電話:0353-2293451
晉ICP備05003266號—1 建議分辨率 1024*768

河南十一选五 看牌抢庄牛牛app 7070彩票苹果下载 时时彩开奖结果 立博平台 重庆十分彩开奖号码 新时时贴吧 3d跨度振幅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pk10走势图手机版 王中王鉄算盘三肖中特 免费麻将单机